RSS订阅 | 邮件订阅 | 地图导航 | 手机版
     
今天是:
你的位置: 首页 >> 山水人文 > 人文梅州 > 客家民居 >     
人境庐
庐小天地阔 人杰境自高
发布时间:2016-08-17 18:03:00   来源:梅州日报   点击量:
分享到:   

人境庐位于梅城东山杨桃墩小溪唇,与荣禄第、恩元第一起构成了黄遵宪纪念馆。

无壁楼的设计体现了日式建筑风格。

人境庐厅堂屏风前树立有华侨出资的黄遵宪半身汉白玉雕像,上有泰国客属总会副理事长邓树勋题词“远见卓识,万古流芳”。

呈东西向的卧虹榭,是黄遵宪接待宾客的地方。

人境庐将中国传统的园林庭院与西方及日本园林有机糅合在一起,既简朴实用,又极具园林艺术气息。
    【问迹寻踪】

“门前几株树,树外一亭茅。唼絮鱼行水,衔雏鸟恋巢。月随瓜架漏,花入药栏交。难怪陶徵士,移居乐近郊”。 这是著名诗人、外交家和维新变法先驱黄遵宪在《人境庐杂诗》中描绘的景象。人境庐正是他在家乡梅州的书斋,这座充满乡村气息的庭院,并无雕梁画栋,不过是些瓦舍茅亭。一生奔走于世界的黄遵宪,只有两段时光在此度过,却见证了它的主人忧国怀乡,放眼看世界,洞察三千年大变局的深邃目光。丙申年初春,记者踏访这座历经百年沧桑的书斋,感受当年庐主人“闭门发箧书志,满怀豪情写诗”的风采。

  巧借“西风”建书屋

  人境庐位于梅城东山杨桃墩小溪唇,这里是黄遵宪的故乡所在地——攀桂坊,分布着黄遵宪的祖居禄善堂、德赞楼和故居荣禄第。位于荣禄第东南几十米之遥的人境庐面积不大,占地500余平方米,是一座砖木结构园林式建筑,由厅堂、七字廊、五步楼、十步阁、无壁楼、卧虹榭、息亭等建筑组成。

  初到人境庐,那扇扇斑驳的墙壁和“结庐在人境,步履随春风”的对联让人感受到了历史的厚重感。步入庐内,看到厅堂前的小天井和周围房间的设置,以为这是一座传统的客家民居,但是来到后园,却是另一番景象。后室的二层建筑,楼下为七字廊,上层为五步楼,平面布局呈直角曲尺形,这里曾是黄遵宪的藏书室,收藏了他的八千余册书籍;除了西面有与五步楼建筑紧连的“西庐”门楼外,还有一个两层硬山顶的楼阁与之相连,上层即无壁楼,北面辟门,余三面为窗户,光亮且观景佳;下层为卧虹榭,呈东西向,这里是黄遵宪接待宾客的地方。与卧虹榭相斜对的是十步阁,为长方形建筑,门左侧夹墙中有台阶至天台。五步楼东侧有息亭,为六角绿琉璃瓦攒尖顶。环顾整座建筑,结构精巧,上下楼宇错落有致,东西亭阁高低映衬,园内的花圃、鱼池、假山设计给人以山重水复、峰回路转之感。

  漫步在曲径通幽,花草茂盛的庭院内,看着无壁楼下黄遵宪曾经种植的夜合花(现为后人移植),中国传统园林的精巧典雅和日本桃山时代茶庭的寂静闲适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中国客家博物馆的研究员介绍,人境庐将中国传统的园林庭院与西方及日本园林有机糅合在一起,既简朴实用,又极具园林艺术气息。“比如无壁楼的设计体现了日式建筑的风格;七字回廊则有西洋建筑的元素,还有‘西庐’门楼,有些徽派建筑的影子。”

  站在十步阁上,望着庐外蜿蜒的周溪河,想起他在息亭上自撰的对联“有三分水,四分竹,添七分明月;从五步楼,十步阁,望百步长江”,庐主人朴实的人生态度,兼容并蓄的宽广胸襟着实让人钦佩。

  中外文化交流的见证

  黄遵宪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海外任外交官,历任驻日、美、英、新加坡等国和地区参赞、总领事。从光绪二年(1876)出使日本参赞到光绪二十四年(1898)委任为日本钦差大臣(因“戊戌变法”受牵连未能赴任,辞官回家),黄遵宪的一生可谓与日本有着不解之缘。

  人境庐大门的门匾所写的“人境庐”三字,字体苍劲有力,典雅庄重,左题“明治辛巳之初冬日本大域成濑温书”,右题“光绪十年春建”。据学者王仲厚查,辛巳年为明治十四年,而光绪十年则为甲申年,其间相隔四年,则因题字在前,建门在后也。至右边所题“光绪十年仲春建”等字,是否建门时函请成濑温补题,或是他人仿其笔迹代之,已无从查证了。成濑温何许人也?其乃日本著名汉学家和大书法家,别号大域,一字子直,通称久太郎。他曾经奉明治天皇敕令,临摹我国唐碑“圣教序”全部,而获奖“御砚”。著有《十体一览》集中日书法大成,今之日本人学习汉字者,皆以此为范本。

  可以想见,黄遵宪驻日期间,在日本朝野上下的声望颇高,文人士大夫们仰慕先生的诗才,敬佩先生的为人,无不争与纳交。黄遵宪也利用这样的机会积极考察日本维新前后的社会变化,收集了上百种参考文献,开始着手编写介绍日本典章制度的《日本国志》。

  光绪十一年(1885),黄遵宪从旧金山回国,在人境庐内闭门发箧,编纂《日本国志》。如今,人境庐藏书仍保存了 6 种日本汉儒著作,其中《江户繁昌记》、《近世日本外史》和《艺苑日涉》三书是黄遵宪研究《日本国志》的原典凭信。

  风雨鸡鸣守精庐

  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已过天命之年的黄遵宪被迫辞官回到了家乡,在这里度过了人生的最后岁月。归家不久,黄遵宪对人境庐进行扩建,购买邻居的杂屋空地,建起人境庐后半部分的建筑,形成了今天我们看到的园林布局。

  当年,黄遵宪站在无壁楼上,远眺梅江,想起曾经一同试图挽救祖国危亡的仁人志士们,不知当时的他作何感想。彼时,抗日保台诗人丘逢甲刚从台湾内渡不久,与黄遵宪一见如故,交往甚密。丘逢甲曾在无壁楼上题有一联“陆沉欲借舟权住,天问翻无壁受呵”,表达了诗人对当时政局的担忧,对黄遵宪遭受不公待遇的愤慨。

  其实,黄遵宪也曾向往恬静悠闲的“无车马喧”的生活。书斋建成后,他曾兴致盎然,诗兴大发,在《人境庐散曲》中也写道:“徐事也劳劳,趁官暇吟情越高,大家拍手笑,相招,觅得诗天一角……尽经营得巧,靠石安花,引水供鱼,结巢留鸟,一曲红阑稳抱,恰好茶炉酒盏,早安排几多诗料……”光绪二十八年(1902)黄遵宪完成了对其一生诗歌创作的总结,以其书斋人境庐命名为《人境庐诗草》。同年,他与流亡海外的改革思想家梁启超恢复了联系,频繁通信,共商国家振兴之路。翌年,黄遵宪提议成立嘉应兴学会,筹办东山初级师范学堂,培养人才,推动梅州近代教育发展。

  清光绪三十年(1904),深受肺病袭扰的黄遵宪在人境庐中给远在东瀛求学的门生杨徽五、黄之骏去信,要求他们重视吸收国外办学的优点外,还寄去了数百元生活费,在“惟躯壳仅存”的情况下仍念念不忘家乡教育事业,爱国爱乡的情怀着实让人感动。翌年初春,黄遵宪带着对家国无限的热爱黯然离世,留给后人的除了他的旷世之作《日本国志》和《人境庐诗草》外,还有让人无限向往的书斋——人境庐。

  时光不经意间流走了百年,如今的人境庐已不仅是一个伟大诗人的居所,还承载了梅州数代人的家国情怀,成为客家人心中魂牵梦绕的心灵胜地。

  【专家视角】

  它是梅州最经典的文化建筑

  人境庐作为历史文化名人黄遵宪故居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文化学上有哪些意义?寄托了客家士大夫的哪些人生理想?这些意象对当下梅州文化重建有哪些现实意义?记者为此采访了嘉应学院文学院黄遵宪与客籍作家研究所所长郭真义副教授。

  记者(以下简称“记”):郭教授您好!作为黄遵宪的书斋,人境庐从那个“三千年未有之变局”的年代至今,有何历史意义?

  郭真义(以下简称“郭”):黄遵宪是我国著名的思想家和诗人,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他在文学、史学以及政治上都作出了突出的贡献,特别是在日本担任外交使者期间,以他的个人魅力,推动了中日文化交流的发展,而人境庐作为黄遵宪的书斋,让许多人为之向往,人境庐与黄遵宪也有许多值得后人去解读的东西。

  记:人境庐虽然面积不大,但是里面结构精巧,它包含了哪些文化内涵,体现了庐主人什么样的情怀?

  郭:人境庐背后所包含的文化内涵就像它的名字一样,“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是“雅”和“俗”的完美结合,它寄托了中国传统士大夫文人共同的情怀,不管他们是选择隐逸还是选择出仕为官,不管他们的人生价值取向如何,人境庐所包含的文化内涵具有普遍性和典型性,能够引起传统士大夫文人的共鸣。

  此外,人境庐与它周边的祖屋建筑不同,它是富有变化和魅力的建筑,它不追求宏大,修建得小巧而精致,符合中国传统建筑美学的特征。

  记:人境庐在客家文化大观园中有何影响力?

  郭:嘉应州是客家人的聚集地,也是广东文化之乡最为中心的地区,人境庐则是文化之乡中心地带攀桂坊当中最典型的建筑,它的存在可以做到以点带面,突出攀桂坊作为文化之乡核心区的历史地位。此外,人境庐的影响力也是无可比拟的,不论国人有无到过人境庐,无论是文学界,还是史学界,乃至普通人,凡是了解黄遵宪的,都对人境庐充满向往,它的知名度可以说是全国性的,甚者在世界各地的华侨当中都有一定的知名度,那些来到梅州的游客,恐怕人境庐是必去的景点之一吧。

  记:人境庐这个历史建筑对当今建筑文化的影响有哪些?

  郭:在当今这个浮躁和充满功利的社会,人境庐这种闲静崇尚雅趣的建筑能够唤醒人们回归自然,向往闲适生活的心灵,让人们意识到房子虽然不大,但只要用心经营,就能打造一个舒适的居住环境。

  【延伸阅读】

  人境庐:百载沧桑话书斋

  清同治十三年(1874),黄遵宪几次应试不第,这一年他在家休息了一个春天,随后与胡曦一道经海路赴京应试。同一年,在他的老屋荣禄第 “在勤堂”外再修葺一座书屋,取名“人境庐”,取意陶渊明诗句“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王仲厚在《黄公度诗草外遗著轶闻》中记载,“其故居原名在勤堂,嗣复加书斋,署曰人境庐”。

  也有学者认为,人境庐是清光绪十年(1884)后,黄遵宪从美国归国亲自设计修建的。但据其堂弟黄遵庚在《六十年之我》中回忆,1884年,他的父亲黄鸾藻(即黄遵宪的叔父)在信宜训导任上病逝,棺柩运回就停放于人境庐内,则人境庐房基早已存在。

  光绪二十四年(1898),黄遵宪因受“戊戌变法”失败的牵连,被迫辞官归田。回到家乡后,黄遵宪在人境庐旁又购得老屋数间,加以改造,形成了如今的规模。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历经百年风霜的人境庐破败不堪,庐内仅残存约180平方米的建筑。1980年,政府拨款进行全面维修,许多爱国华侨也捐款用以人境庐的修复。1982年“人境庐”修复工作完毕,华侨出资在人境庐厅堂屏风前竖立黄遵宪半身汉白玉雕像,上有泰国客属总会副理事长邓树勋题词“远见卓识,万古流芳”。

  1994年成立文管所专门管理。进入二十一世纪,梅州市委、市政府以人境庐为核心规划建设主题公园,目前,人境庐和荣禄第已被评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作为中国客家博物馆(客家公园)的一部分免费开放,供海内外游人参观。

  【关键词】

  黄遵宪

  黄遵宪,字公度,光绪二年(1876)丙子科举人。历任驻日、美、英外交官,湖南长宝盐法道、署理按察使,出使日本钦差大臣。参与创办《时务报》,支持清末维新变法,倡导“我手写我口”,推动中国近代诗歌创作的革新,被誉为 “诗界革命领袖”。著有《人境庐诗草》《日本国志》《日本杂事诗》等著作。

  攀桂坊

  黄遵宪的书斋人境庐位于梅江区金山街道,清代属于东街堡,自宋代就以攀桂坊之名闻于世。除黄遵宪外,攀桂坊涌现了18名翰林进士,80多位举人。明末清初著名书法家李楩、诗人兼学者一身的李黼平、岭东女诗人叶璧华、诗人李光昭、学者杨懋建以及《海录》的整理者杨炳南、文艺批评家黄药眠等皆生长或生活于此,群星璀璨。

  【逸闻轶事】

  邻居帮忙校勘《日本国志》

  光绪十一年(1885),黄遵宪回到家乡,彼时的他已成为梅城远近闻名的大人物,他回到人境庐的首要任务就是编纂《日本国志》。这期间,黄遵宪的邻居——恩元第黄家的黄少初就为他帮忙校勘《日本国志》手稿。为此,黄少初还写了两首《校日本志》诗以作纪念,其中一首写道:“点磡丹铅岁月饶,神山回首路迢迢。晓筹听徹鸡人报,忙到寅窗烛一条。”

  黄少初家名黄眉耀,又名绍歧,是恩贡生黄梯的后裔,他的祖屋因此起名“恩元第”,与人境庐只有一墙之隔。恩元第里面也有一座书斋,名叫“友筠别墅”。 黄少初后来到新加坡行医,病逝在海外。而他的妻子便是人称攀桂坊双姝之一的梁浣春,乃黄遵宪的姻亲、晚清举人梁国瑞的侄女。她后来积极创办女子学堂,推动梅州近代教育的发展。

  策划:张德祥 黄山松

  协调:张柏明 钟伟光

  统筹:刘奕宏 责编:肖舒丹

  撰文:罗诚浩 摄影:连志城

  版式:叶颖聪 校对:刘洁瑛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一座侨商百年大屋的重生
  下一篇:叶剑英故居:英雄家国志 阴那梅水滨
  
地 址:广东省梅州市江南路60号   邮 编:514021
电 话:0753-2292238          传 真:0753-2188865
邮 箱:gdmztsq@163.com
Copyright©2012-2016 广东梅州文化旅游特色区管理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140202000108号

  粤ICP备14007791号
技术支持:梅州文化旅游特色区管委会市场推广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