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订阅 | 邮件订阅 | 地图导航
     
今天是:
你的位置: 首页 >> 特色区概况 > 新闻报道 >     
“寿乡荷韵”
文学采风专页
发布时间:2016-07-30 08:59:00    点击量:
分享到:   

编者按:又是一年仲夏至,风吹荷花竞相开。日前,本报副刊部与蕉岭县作协、梅州市盛家家居有限公司等联合举行了“寿乡荷韵”文学采风、座谈活动。二十多位作者上午漫步三圳九岭,观赏十里荷塘,尽情感受乡间诗画美景。下午召开“寿乡荷韵文学创作座谈会”,畅谈文学感悟,交流写作经验。作家们围绕小小说、故事、散文、诗歌等的创作进行了热烈讨论,气氛高涨。现辟专版刊发部分作者的作品。

村野之荷

□陈晓光

炎炎夏日降临,人们总会想起荷花来。因为没有哪种植物,能像它一样那么自然地勾起人对清凉的记忆。即使有,也数它最成功。

清净、清廉、清新——荷花喻君子美德。精美的书签有它,月饼盒子有它,酒店装潢用它。它可真是红了千年的明星!“捧红”它的最大功臣,是宋朝的周敦颐先生。在千古名篇《爱莲说》中,荷花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的脱俗形象与世人见面。写出这篇佳作后,周先生就不走了,一直呆在这清净的荷花里。后人每每提及荷花之“德”,总会念起这位品行高尚、潜心学问的理学大儒。

写荷花最美、最有韵味的,大概是现代散文大家朱自清先生。“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像笼着轻纱的梦……”这片清新月色下的荷塘,有音乐,有光影,有诗歌,形成了受用不尽的美的意境。这令他到底惦着江南,他的江南,百姓的江南。处乱世之局,抒灵魂之感,将梦中的荷花融入华族的血脉。

想着想着,我来到了城郊最大的荷花基地。

只见翠色欲滴的荷叶托举着珍珠似的露水,在狂妄的阳光照射下容颜不改,显得自信年轻。轻风吹拂,这群荷叶你依我偎,你推我搡,俏皮劲十足。还有一些菊黄的睡莲,一排排穿插在荷叶中,像一批护卫美丽的士兵。鲜艳的红鲤鱼时不时浮上来透气,荷塘里无数的害虫就是被它们吃掉的吧。或是绽放或是骨朵的荷花,安静地站立在池塘里,似乎把一切都收在眼里,羞涩地露出了娇色。

征得村民同意后,我稍稍走进荷花荷叶形成的绿色世界。高大肥硕的荷叶遮蔽着发育中的莲蓬,里面是可以直接吃的水果莲子。从肉鼓鼓的莲蓬里抠出一颗,去壳后扔进嘴里,清爽透人的感觉立刻出现。四周依旧如蒸笼,但这种“火热其外、清凉其内”的独特感觉还是在心底升腾起几分愉悦。

芙蕖是莲花的古称。明末清初的文人李渔写有一篇《芙蕖》。他耐心地观察了荷花的自然生命周期——从幼时出水的可爱,到茎叶伸长的袅娜,终于菡萏成花、复蒂生蓬。作者一次又一次化身为荷,以荷之“身世”体会造物之神功。在这种审美中,人不再是绝对的中心,人与万物,人与自然的关系呼之欲出。他写道:“是芙蕖也者,无一时一刻不适耳目之观,无一物一丝不备家常之用者也,有五谷之实而不有其名,兼百花之长而各去其短,种植之利有大于此者乎?”

荷花这种利生万物的品性,是对君子美德的升华,更是商品时代的稀缺品。

同行的一个朋友从浙江来,她说江南采莲都是划着舟去的,你们这边却怎是人跳下水采摘?我半开玩笑地答:“你们视荷花为画,坐在舟上可以慢慢品味把玩。我们把荷花当朋友,去见好朋友,哪里需要摆什么姿态。”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上一篇:体验客家文化 感受客都魅力
  下一篇:梅州爱丽丝庄园“南瓜节”游园活动招募
  
地 址:广东省梅州市江南路60号   邮 编:514021
电 话:0753-2292238          传 真:0753-2188865
邮 箱:gdmztsq@163.com
Copyright©2012-2016 广东梅州文化旅游特色区管理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140202000108号

  粤ICP备14007791号
技术支持:梅州文化旅游特色区管委会市场推广科